11月12日夜間臨汾路近平順路街景
  □昨日夜間臨汾路近平順路街景 /晨報記者 肖允
  □記者 宋 傑 通訊員 陳朝暉
  晨報訊 針對近日市民反映南京路西藏路和上海火車站的“黑車”情況,市交通執法總隊調整勤務力量,加強對上述地區的非法客運專項整治。
  南京路西藏路和上海火車站都是今年104個重點監管區域之一。據統計,今年1-10月,市交通執法總隊五支隊聯合黃浦交警已在南京路西藏路開展非法客運整治行動28次,查扣非法客運車輛25輛,出租車拒載23起案件;在上海火車站,市交通執法總隊一支隊聯合站區各執法單位共查處“四輪黑車”69輛、克隆出租車49輛,“五類車”961輛,行政拘留違法人員192人。
  據市交通執法總隊五支隊介紹,該支隊負責黃浦、靜安兩區的交通執法監管工作,除整治非法客運外,還承擔著公交、出租、長途等9個交通行業的日常監管執法任務,20餘名執法人員加班加點已成常態,即便如此,仍然無法做到全天候監管。11月26日10時,市交通執法總隊五支隊至黃浦區交警支隊,共同研商制定針對南京路西藏路專項整治方案,從11月26日夜間起連續開展該地區非法客運專項整治。市交通執法總隊還將會商黃浦區有關部門,將視道路情況,探討是否能在南京路西藏路設立出租車專用候車站,劃設社會車輛禁停標誌。
  位於市中心南京路步行街的人民廣場地區,軌道、公交線路密集,交通四通八達,為何仍存在非法客運現象?究其原因,利益驅動、有利可圖是非法客運無法徹底根治的主要成因,成為部分人員非法就業、謀生的手段之一。據瞭解,在執法部門詢問查實非法客運駕駛員中,他們一般一天有100-300元收入,有的甚至月收入過萬元。在這樣的利益驅動下,就有很多人職業開“黑車”,加之取證難、處罰難,入門門檻低、違法成本低,造成目前非法客運久治不決,時常反覆。
  有關人士認為,整治非法客運不能緊靠執法部門的末端執法,除加強源頭管控、屬地管理外,在取證方式和處罰力度上仍需要法律法規支撐。
  (原標題:人民廣場或設出租車候車站)
創作者介紹

kinki kids

le41leos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